人为什么要读书吵一架就知道了

 

  台下都等着看他出糗,但丘吉尔却颜色自如地对台下观多说:“刚刚我收到一封信,怅然写信人忘了写实质,只署了个名。”

  不念书的人,争吵只会用最直接的暴力措辞实行攻击,言语间泄露着己方的愚蠢与粗鄙。而念书之人则更具滑稽感,不怒不躁,纵使是遇到乱骂也能机灵回应化解狼狈,乃至语带机锋。

  二战岁月,英国辅弼丘吉尔正在某地实行公然演讲时,台下递上来一张纸条,上面只写了“蠢人”两个字。

  如此的例子有良多,譬喻丈夫责问妻子败家,埋怨妻子老是嗜好少许没用的东西,妻子微微一笑道:“我不许你这么说己方。”

  懂的东西越少,能与人交换的东西也就越少,闲话就有了很大的控造性,别人说的东西你完整不懂,不聊死才怪。

  而千年来常与书香相伴的景松,只用一句“你这湖底之蛇,哪懂得什么山高水远,你们这里是人世天国,我们蜀地照旧天府之国呢。”